专家解读:翟志刚的“飞天”舱外航天服是中国研制的第一代舱外航天衣

几千年的梦想,16年的辛勤工作,万里的飞翔之路。

关键词:配件

早在出舱活动的前一天,宇航员就开始了准备工作。

在神舟七号在轨飞行的第九圈,宇航员翟志刚和刘伯明进入轨道舱,开始组装和测试舱外航天服。

中国的“飞天”舱外航天服和俄罗斯的“海鹰”舱外宇航服交替组装和测试。在装配过程中,宇航员戴着耳机、头灯,穿着蓝色的机舱工作服。一人在“浮动”过程中操作,另一人阅读操作手册进行确认。

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多个小时。在此期间,两名宇航员“插入”并吃了一些即食食品。

在“钻入”衣物后,宇航员对衣物尺寸调整进行了气密性检查和全面性能测试。测试结果表明一切正常。

26日晚,两套舱外航天服的组装和测试完成。翟志刚身穿中国研制的“飞天”舱外航天服,首次出现在广阔的太空中的神舟七号轨道舱。

专家解读:当飞船发射时,舱外航天服被打包固定在轨道舱壁上,“敷料”必须首先启封、组装和测试。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仅“开封”项目就分为21个作业单元。例如,“打开舱外服务包”单元包含12个主要步骤,每个步骤有几十个动作。

因此,“穿衣”前的准备工作花了十多个小时,他们只花了几分钟就“穿上”了衣服。

关键词:培训

身穿纯白色“飞天”舱外航天服的翟志刚和身穿米色“海鹰”舱外宇航服的刘伯明在活动空间不足5立方米的轨道舱进行了移动训练和设备模拟操作训练。

虽然穿舱外航天服的宇航员看起来有些“臃肿”,但他们的动作仍然灵活。

轨道舱的照片由安装在舱内的摄像机记录。在这张照片中,相机镜头旁的明亮五星红旗格外引人注目。

训练持续了约1小时。两名宇航员演练了整个在轨准备和舱外活动。之后,他们休息了几个小时。

专家解读:虽然航天员在地面上接受了很多与舱外活动相关的训练,但地面上的失重水槽等设备并不能完全模拟太空中的失重和真空的综合状态。因此,在正式执行任务之前,航天员需要进行在轨训练,体验失重状态下的运动和操作特点,同时找出舱门打开的位置和手脚的力量点。

虽然训练很重要,但为了防止太空运动病,运动量不应过大。

关键词:移动

27日中午,航天员开始准备出口和登机口,并将轨道舱内无法承受低压的物体转移到返回舱。

在妥善包装这些物品后,宇航员将其送到重返舱,将其捆绑固定,然后关闭轨道舱和重返舱之间的舱口。

留在返回舱的刘伯明被各种颜色的包裹包围着。

专家解读:神舟七号轨道舱不仅是航天员的生活舱,也是航天员出舱活动的“过渡”区,即气闸舱。稍后执行的减压动作需要将轨道舱内的气压降低到接近舱外真空的状态。因此,宇航员在减压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移动”。

当然,在“重新定位”完成后,返回舱和轨道舱之间的门必须关闭。否则,返回舱将成为真空低压“太空舱”。

关键词:敷料

遥测信号再次“搜索”了神舟七号。翟志刚和刘伯明完成了“飞天”和“海鹰”的舱外航天服。与上次试穿相比,这次穿起来花的时间更少。

之后,他们检查了舱外航天服和机载对接系统的气密性。

此后,舱外航天服进入了“实战”,将协助宇航员执行舱外任务。

机舱内的摄像机从下到上“扫描”身穿“飞天”的翟志刚。在他上方是通向太空的轨道舱的门。

专家解读:翟志刚的“飞天”舱外航天服是中国研制的第一代舱外航天衣。它不仅可以防止宇航员受到辐射流星和空间碎片的伤害,还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合适的氧气温度、湿度和大气压力环境,持续时间超过4小时。

穿上舱外航天服后,地面需要测量宇航员的生命体征和身体状况。如果没有运动病,身体状况良好,宇航员可以进入下一个程序。

关键词:减压

两名宇航员打开轨道舱的减压阀,启动舱外航天服的增压系统,开始吸氧和排放氮气。

远望五号测量船发回的照片显示,在这段时间里,翟志刚穿着“飞天”的衣服,握着舱内的扶手,静静地站在轨道舱内。

地面不时提醒两名航天员在吸氧和排氮过程中“注意深呼吸”。

随后,宇航员向地面报告轨道舱完全减压。

专家解释:在舱外航天服的加压过程中,轨道舱的压力缓慢释放。在此期间,宇航员需要吸收氧气并排出氮气。

宇航员吸入纯氧约半小时后,他们可以补充血液中的氮。泄压完成后,舱外航天服中的宇航员站在舱内接近零压力的环境中,这相当于站在舱外空间环境中。

当轨道舱的大气压力从70 kPa降至2 kPa时,舱外航天服切换到完全独立的氧气供应和冷却。此时,舱外航天服中的压力约为40 kPa,轨道舱正逐渐接近真空。


1d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