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中国和西方对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有不同的理论(西方学者认为,现在发达国家的经济体制都是( ))

原标题:努力缩小“三大差距”,扎实推进共同富裕

长期以来,中国和西方对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有不同的理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私有制与社会化生产之间存在着根本矛盾。西方社会理论中的大多数相关讨论都围绕这一基本矛盾展开。在发展理论中,西方经济学强调优先考虑“发展极”,即优先考虑产业主导部门、产业资本和投资作为经济起飞的条件,利用产业要素改造传统农业,形成增长极和发展的“大推动力”。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会导致收入不平等、贫富分化甚至社会分化,导致一系列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为了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同步发展,一些经济学家强调工业、农业和区域平衡发展的必要性。在此基础上,西方国家通过福利制度调节收入分配,完善各种社会福利项目,实现社会均衡发展。然而,正如一些西方思想家所指出的那样,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摧毁和消灭传统的地方社区和社区的基础上的。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化剥夺和疏远了人们的社会联系和社会关系。失业、贫富分化、种族歧视和社会撕裂是个人主义极端发展的后果,这也成为我们理解以个人和群体安全为标志的西方国家和社会福利政策的基础。简言之,西方福利政策乃至“福利国家”的基础是弱化社会关系,强化个人权利,强调个人福利与国家发展之间的对立和冲突。这种发展与福利之间的冲突反映了马克思强调的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目前,西方社会的种族对立、政治两极分化和民粹主义大多与此相关。

[新闻消息]

为全国下棋,促进区域均衡发展

长期以来,中国和西方对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有不同的理论

关注收入分配,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数量迅速增加。然而,这一群体的发展仍然面临问题。第一,人口比例仍然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第二,中等收入群体内部结构不合理,主要是低收入群体。从社会研究的角度,我们应该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定义、标准和构成变化进行深入研究。高校毕业生、技工、中小企业主、个体工商户、进城农民工、基层一线公务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基层员工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点群体,而进城农民工应成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政策重点。

战胜贫困标志着中国消除了绝对贫困。以归档和卡片归档为主要手段的准确识别是一个重要前提。然而,目前中国的低收入群体规模仍然很大。对于这一群体来说,除了巩固支持和保障措施外,社会建设也是一项具有长期战略意义的措施。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地区,许多低收入家庭都面临着“隐性低收入”甚至“隐性贫困”的问题。只有依靠家庭和谐、文明乡村、社区建设和互助,才能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