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198618564660

随着“双碳”战略的推进,作为碳主力产业之一的汽车制造业正在加快碳减排进程。作为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新能源汽车在双碳目标的推动下,景气度不断上升,电动化潮流进一步加剧,销量和渗透率不断提高。据胜联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实现零售销量224.7万辆,同比增长122.4%,达到24.3%。

事实上,不仅国内提出了双碳目标,世界主要国家也相继提出了碳中和发展愿景,对“碳排放量大”的汽车的要求更加苛刻。6月末,欧盟27国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和反复磋商,同意从2035年开始禁止在欧盟内销售燃油汽车。

长城汽车

国内第一家提出碳中和时间表的汽车企业

2045年实现碳中和

截至2025年,推出了50多个新能源车型,全球年销量达到400万辆,其中80%是新能源汽车

东风汽车

到2025年,碳排放强度将减少15%

2024年主力轿车品牌新车型100%电动化。

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00万辆。

上海汽车集团

在2025年,

碳峰的实现

新能源汽车销售比例

超过32%

疯狂集团

到2050年实现产品生命周期的碳中和计划

比亚迪

计划在2022年建设零碳园区,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

长安汽车

2027年碳高峰,2045年碳中和努力

一汽集团

到2053年基本达到净零排放水平,具备实现碳中和的能力

北汽集团

2025年实现碳峰值,2050年产品全面脱碳,运营碳中立

吉里吉省

2045年实现全链路碳中和的总体目标

积分现状

效果不同,传统汽车企业必须加快向电动化的过渡

事实上,无论是蒸汽大众还是长城汽车和宝马集团,他们都是汽车业向双碳行进的缩影。作为双碳目标的重要部分,无论是在政策层面的倡导,还是从自身利益层面的考虑,汽车企业都已经做出了反应,但效果不同。

7月初,工信部公布了2021年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和新能源汽车积分成绩,显示上述大众和宝马在未达标名单上仍面临转型压力。全国乘用车市长/市场信息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洙认为,合资品牌新能源渗透率不到10%,外资企业的燃料消耗处于基准值状态,2023年以后传统车企的双点压力将逐步增加,必须加快向电气化的转变。兴业证券认为,目前很多传统车企缺乏新能源车型推广,后续传统主机厂双点合规压力将高于全行业的整体压力,重点应放在纯电动车和混合技术上。

就长城汽车而言,2021年的双积分业绩实现了达标,但新能源领域仍然是破局。2021年长城汽车新能源车型累计销量约为13.7万辆,要履行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售承诺,长城汽车必须在4年内将新能源汽车销量提高24倍。不久前,#威标CEO李瑞峰“手撕”华为余承东张翔中宝莲智库张翔张宝莲长城汽车以SUV为产品主导,SUV型号车身重,耗油量大。

战略计划

双碳试验,汽车企业“答卷”差异及相同

去年6月长城汽车宣布2045年全面实现碳中立,成为国内第一家公开确定碳中立日程的车企,产品方面公布了针对碳中立目标的五年计划。接着,广汽集团宣布到2050年实现产品整个生命周期的碳中性。

此外,吉利控股集团表示,计划到2045年实现全链路碳中立目标,并为此确定了纯电混合甲醇等多技术途径。北汽集团宣布,将深入推进全面新能源化和智能网络互联化,全力实现2025年碳高峰,2050年推进产品全面脱碳运营碳中立。(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一汽集团提出,到2053年基本达到净零排放水平,具备实现碳中和的能力。长安汽车计划在2027年碳高峰,2045年之前实现碳中立。东风汽车计划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00万辆,实现双碳目标。

外国汽车企业方面计划欧盟在2035年禁止在欧盟内销售燃油车。宝马集团宣布,到2030年,纯电动车型将占全球总销量的50%以上,mini将成为纯电动品牌。大众集团计划到2030年将纯电动汽车的比重提高到50%,最晚在2050年实现碳中立。奔驰计划到2030年实现完全纯电。奥迪计划到2033年逐步停止生产内燃机。“宝马奔驰大众丰田等企业每年的排放指标是前一年排放量的30%。从整个欧盟市场来看,2035年禁止出售燃油车在业内被评为激进,相比之下,目前我国车企制定的双碳目标相对温和。”张宏分析说:“2030年电动汽车的渗透率达到了汽车生产总量的20%。”目前电动汽车的实际生产销售量比该指标更大,但从国家和产业的计划来看,双碳目标相对宽松和宽松。" "

比较汽车企业对双碳战略的计划,可以发现相似之处。一方面加快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另一方面各大车企开始重点发展绿色工厂。张宏表示,从用电的角度来看,欧洲第一企业和国内车企一样依赖原油煤炭发电,废旧电池的回收利用和回收利用仍然面临严峻的考验。

但是张宏认为,欧洲汽车企业目前在实现双碳目标的道路上,更加重视在整个产业链的各个部分同时转型。(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国内汽车企业目前采取的措施主要是电气化和智能化,以提高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但上游零部件生产领域的减排措施并不多。

变身的挑战

为了实现双碳目标,汽车企业如何“先立后休息”?

对于传统汽车企业来说,在双碳背景下进一步加快向新能源汽车的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在这个变化中,内部约束转换成本技术挑战产业链调整等都带来了未知的影响,大象转换并不顺利,就像遇到更大困难的挑战一样。。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研发ampd生产销售与传统车企大不相同,传统车企的转型需要改变现有的企业框架,但传统车企长期形成的组织结构不容易改变。例如,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为了加快变化速度,推行了大胆的改革,但由于过于激烈的措施,Diss与工会的矛盾直接爆发,集团内部的发言权和威望逐渐降低。

小鹏汽车相关人士表示,低碳经济转型的大势正在催生低碳生产需求,中长期可能面临更换设备的压力,以适应新技术和新工艺的发展要求。因此,汽车行业应适时建立和完善能源管理系统。另外,还面临产品成本和售价不确定性等风险。广汽集团相关人士认为,推动汽车行业实现双碳的主要挑战在于面对汽车企业的单独作战和竞争。技术研发公司;d缺乏资源共享标准和产业链整合等。Faw-大众官员表示,他们希望能尽快明确各阶段的碳峰值碳中和目标和实施路径。

从梅松林的角度来看,传统汽车企业转型的挑战主要取决于如何从被动转向主动,这将是碳减排事业的突破。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纪志海认为,传统汽车企业转型的最大难点是如何做到“先立后毁灭”——,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迎接电气化旅行时代的情况下,贸然发挥新能源汽车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特别是面对对传统汽车工艺的巨大投资,如何减少转型升级带来的阵痛和经济损失,最大限度地提高企业效率。同时新能源汽车市场面临的是能源变化问题,也是高科技智能技术的竞争。

另外,张宏还补充说,传统车企的转型也会导致就业转型等社会问题,因此,从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的转型升级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给传统车企时间。

未来路径

需要专注于多线并行处理工业碳减少或两个方面

3110198618564660

从汽车企业布局的角度来看,新能源转型也不仅仅是纯电气技术路线。张翔说:“各汽车企业的情况不同,汽车企业选择的基本路线也不同。例如大众瞄准纯电动,现代和丰田也在部署氢燃料电池汽车,一些企业同时可以选择2-3条技术路线。”事实上,汽车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采用的技术路线和碳减排的目标路径也不同。传统车企首先实现对传统动力车型的碳减少,然后加快新能源汽车节能汽车的部署。

欧盟执行委员会在2035年就禁止出售燃油车达成协议的前提是接受德国的建议,即在保持2035年目标的同时,评估2026年使用合成燃料的汽车或油田混合动力车是否能继续在市场上销售。

从国内市场的角度来看,新修订的双点政策征稿也是为了进一步刺激汽车企业的节能汽车配置。张宏还认为,双店政策在提高传统汽车下调水平的同时,促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促进我国汽车产业节能减排转型升级,同时促进发展。

为了汽车行业的整体碳减排,梅松林认为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汽车企业和汽车产品。他向汽车公司解释说,核心是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但是更大的是汽车产品的变化。从传统燃料汽车转向新能源汽车汽车数字化软件化车辆轻量化汽车使用环保材料回收材料等对碳减少更有效。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汽车产业具有产业链长度相关性高。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分析表明,除了汽车阶段排放外,汽车行业碳中性挑战的主要战场大多在供应链上。汽车行业的排放主体主要集中在非汽车企业主体,上游和下游的总排放比例超过95%。

因此,业界认为,整个汽车产业整个生命周期的碳减排措施,除了优化产品供应端和旅行团外,建立原材料供应体系的闭环机制和完善的碳抵消机制也同样重要。(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张宏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在推进汽车行业碳减排的过程中,汽车企业也应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追求碳减排效果。

不可否认,在加快碳减排实现碳中立的背景下,汽车及相关产业链升级势在必行,加快转型促进“净零排放”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市长/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