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一直是大厂员工的光环(工厂工资很高)(工厂工资好高啊)

流量热度增长的同时,一个困扰她许久的问题出现了:到底是做小而美,还是做综合性的账号 她试验过好几次,只要她创作的内容蹭上热点,就会迎来流量爆发。“短暂地迷恋过一段时间的流量,可是永远跟着热点走又偏离了我的创作意愿。” 最终,小甜还是选择了放弃。 重返职场,被大厂人搅动的池塘 除了自媒体创业,更多大厂人选择重返职场,同时也给新入职的公司带去了“内卷”文化。 从游戏公司离职后,咖啡回到老家——东北某二线城市,入职了一家保健品公司。在深圳摸爬滚打多年,拼劲和狼性文化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她的努力,和现在的工作环境格格不入。 “我很享受被大家需要的感觉,久违的成就感又回来了。”咖啡兼任产品研发负责人和专业技术讲师,同时还是公司内容宣传的幕后军师。同事常常吐槽,觉得以她的工作状态,身体一定会出事。 如同闯进池塘的鲶鱼,咖啡的到来掀起了公司的一场变革。咖啡所在的公司还没完成数字化转型,保留着最原始的工作流程——口口相传,产品研发的知识体系也尚未建立,各个部门的口径不统一,有的同事甚至不知道原料的产地。 旧的秩序需要打破,咖啡觉得自己成了公司改革的推动者。她身上有着大厂留下的痕迹——重视工作流程,追求工作效率。入职半年后,咖啡便从普通员工一路晋升为产品研发的负责人。 整理公司所有产品的知识框架,引导员工使用办公软件,重新优化工作流程……咖啡花了一周的时间,改变了公司原有的流程习惯。虽然也有部分老员工不适应,但潜移默化的改变正在发生,之前经常因为各种理由被搁置的项目不会再被轻易暂停,咖啡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拥有改变制度的话语权。 鲁班离职后,同样闯入了曾经不敢想象的赛道——成为一名奔波在各大剧组的临时演员。由于个子超过180cm,又有拳击基础,鲁班的起点要比大多数群演高,他是最靠近主角的“路人甲”,幸运的话,还能拥有一个不算好听的名字。 仅仅是第一场戏,鲁班的费用就达到了1000元/场,而大多数群众演员的处境是忙完一天,只能拿到100元的费用。他还用上了大厂教会他的人情世故,片场休息的时候,他会和剧组的副导演套近乎。对方告诉他,如果想混出名堂,需要专心打磨一下作品合集,身价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临时演员工作不稳定,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鲁班也听到过社会上不少对临时演员的偏见。不过,转念一想,曾经被他视为稳定又高薪的工作,还是像泡沫一样破碎了。

[搜索新闻]

“没有永远的确定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鲁班放低了对未来的期待。 第N+1次求职,人生未必要一条路走到黑 在互联网公司发展的黄金20年,大厂排队等待上市,造就了无数一夜暴富的神话。曾经,大多数互联网人的选择是线性的,无非从一个大厂跳到另一个大厂,升级之路上伴随着诱人的涨薪和股权,他们往往没有想过大厂之外的世界。 但现在的豹哥不想再次冒险。假如重返职场,他能想到的人生轨迹是,入职一家中游水平的公司,过个四五年,再次面临“被毕业”的命运。 高收入一直是大厂员工的光环。腾讯2020年员工平均月薪6.76万元,2021年人均月薪7.06万元。脉脉发布的《2021-2022新经济公司年终奖观察报告》显示,TOP10公司的平均年终奖均超过10万元,且大部分为互联网头部企业。OPPO,腾讯,蚂蚁集团位列前三,平均年终奖分别为21.71万元,20.63万元,17.57万元。 经营自媒体失败后,小甜认为这是一段宝贵的经验,身为后端开发的她,也有了产品和运营的思维模式。她形容独自创业的日子像是飘在云端,工资耗尽之后,必须想着如何着陆。 只不过,互联网大厂不再是她的首选项,回忆起入行一年多来,大厂像机器吞噬着个人生活,而且小甜看着经手的项目一个个黄掉,压力从高层传导到普通员工,最中伤自己的一次是领导当着她的面说,公司有的是清华北大TOP级毕业生可以挑,她能进入公司完全是捡到便宜。 经过几轮失败的面试后,小甜向做HR的朋友取经,得到的答复是,公司需要一个规矩的螺丝钉,把标准化的事情做好,而不是有过多想法的螺丝钉。后来,小甜选择隐藏半年的创业经历,入职了一家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公司。 咖啡从来没后悔过离开大厂。在规模几百人的公司里,她能接触到最核心的业务和项目,可以代表公司与合作方展开谈判,老板愿意把几十万元的账户交给她处置。而在大厂,她用尽100分的努力,只能成为追赶进度的末尾生。 “我遇到过30岁就能做到大厂高管的人,但这是他们的人生,是我一辈子不可能企及的高度,而且得想明白,不一定非要把人生困在一条赛道里,把自己擅长的领域做好,也算是一种成功。”咖啡说。

 高收入一直是大厂员工的光环

访谈接近尾声时,时代财经问了小甜一个问题,给现在的工作打几分 “之前在大厂的快乐只有2分,而且还是食堂给的,现在能有6分。”在小甜看来,一家规模中等的公司至少能实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她的目标是成为中间人,而不是陷入内卷的消耗中。


1f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