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途中,每况愈下

赏析:自战乱以来,兄弟失散,天各一方,自己一家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生不如死,不知三个弟弟此时如何生活 759年,是杜甫人生中最难过的一年,先是因替打了败仗的房琯说情而被从左拾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这个卑职。离京赴任途中,目睹了战乱给百姓带来的苦难而写了《三吏》《三别》后,杜甫放弃了这个鸡肋官职而回乡。接着又因关中大旱民不聊生,而亦沦为流民前往秦州,然后又到同谷。流离途中,每况愈下。胡尘暗天道路长,没有三个弟弟的消息,诗人恨不得乘鶬鹅飞到他们身边。三次放歌,痛彻心扉,诗人哭道:“如果我饿死冻死在这深山里,日后你们恐怕连你们哥哥的尸骨也找不到!” 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 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 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 呜呼四歌兮歌四奏,林猿为我啼清昼。 赏析:杜甫有个妹妹嫁到钟离,即今安徽凤阳东北一带,妹妹中年丧夫,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艰难过活。兄妹俩已经十年不见了。杜甫此时大概有一种生死不保的悲哀,所以才一一想到了这些亲人,不知此生能否再见。他纵然扁舟欲往,无奈路远又有战火绵延。猿多夜啼,第四歌时,悲极而林猿亦为之清昼而啼。 四山多风溪水急,寒雨飒飒枯树湿。 黄蒿古城云不开,白狐跳梁黄狐立。 我生何为在穷谷,中夜起坐万感集。 呜呼五歌兮歌正长,魂招不来归故乡。 赏析:诗人的思绪被林猿昼啼而拉回到眼前的情景。四山多风,溪水湍急,寒雨飒飒,枯树湿黑。古城一片荒芜。诗人每每中夜坐起,恍如梦境,巨大的幻灭感升起在心中。五歌时,由痛极悲极而转为哀莫大于心死。 南有龙兮在山湫,古木巃嵸枝相樛。 木叶黄落龙正蛰,蝮蛇东来水上游。 我行怪此安敢出,拔剑欲斩且复休。 呜呼六歌兮歌思迟,溪壑为我回春姿。 赏析:同谷南边有龙生在万丈潭,古树的枝桠弯曲下垂。树叶枯黄飘落龙正伏藏,东来的蝮蛇竟敢在龙湫上游泳。我对此感到非常奇怪,哪里还敢出来 我想拨剑斩掉这怪物却犹豫不决。啊,我从容地唱起第六首歌,溪谷为我也好像带有春意。 长安卿相多少年,富贵应须致身早。 山中儒生旧相识,但话宿昔伤怀抱。 呜呼七歌兮悄终曲,仰视皇天白日速。

流离途中,每况愈下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