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还不能够对你太依赖]“我不能一直留着你,不然你太依赖了,你应该给我留着”

蜗居18年,令人压抑。

说到土生土长的北京男孩,人们往往会用“幸运儿”的眼光看待他们,认为生在北京就有外地人羡慕不到的优势,无论是住房还是上学。

然而,潘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的父亲是患有侏儒症的残疾人,身高只有1.2米。虽然他的母亲并非天生残疾,但她也因为腰椎跌倒而驼背。

因为残疾,潘潇的父母没有自己的住所,所以他们只能和潘潇的祖父母住在一起。这个房子还是小得可怜,只有39.8平方米

爷爷奶奶是房主,住在较大的主卧。作为“寄宿生”,潘潇的父母睡在8平方米大的第二间卧室。

8平米,一台电视机,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外加一张双人床,挤得满满当当。

因为无法容纳额外的床,自出生以来,潘潇18年来只能和父母睡在一张床上。

“从16岁开始,每天晚上都很难入睡,总想着没有父母在身边多好。”

孩子无论多大,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没有那么多对独立空间的需求。但是,一个18岁,身高1米8的男生,就算懂事也会去想这样的生活环境。

“我从来不敢请同学来家里玩,怕被嘲笑……在我眼里,他们都很有钱。”

残疾的父母,贫穷的家庭,局促的生活环境,让青春期的潘潇自卑,很少站得笔直。

没有保障房资格,赚钱能力有限。买商品房是一种奢侈。因此,潘潇一家三口不得不继续住在那个8平方米的房间里。

虽然表面上一切都恢复了,但一家五口的关系却暗流涌动。潘潇的父亲开始经常和两位老人吵架。

潘潇的父亲认为家里的储藏室可以作为潘潇的房间,但他的祖父母坚持认为里面有许多东西不能腾空。

“有什么不能空出来的?我又不是没活过。”

既然储藏室能住人,又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爷爷为什么非要空出来给孙子?都说隔代亲,为什么潘家不是?

吵了几次之后,爷爷奶奶发自内心的说:“我不能一直留着你,不然你太依赖了,老是这样。”

在老人眼里,只要是花钱买的东西,儿子的脸上都写满了不高兴,二老认为儿子在传达一种老式的观念,那就是“你不应该花,你应该给我留着”。

那么,潘潇的父母真的这么认为吗?两位老人冷淡是因为儿子年纪大了,还是他们多心了?

至于啃老族,潘潇的大姑表示不赞成。她为弟弟一家打抱不平:“你给他们嚼过什么?你不就住在那里吗?难道他们不上班就在家坐着吃饭,等着他们养?”

“人生必有坎坷,亲情太少。”

在这个家里,关于房子的争吵是导火索。在潘潇看来,长辈之间的关系还有其他原因。为此,潘潇选择了奶奶作为发泄不满的对象。

原来,在我父亲和我祖父的一次争吵中,潘潇无意中听到了一个秘密:我祖母不是我父亲的生母。

在知道这个秘密之前,潘潇从来没有质疑过爷爷奶奶的爱,他也不觉得他们一家三口分开做饭吃饭有什么不对。

[只是我还不能够对你太依赖]“我不能一直留着你,不然你太依赖了,你应该给我留着”

但得知这一点后,他不得不按照自己的理解把一切串联起来,得出一个结论:“奶奶和爸爸没有血缘关系,不会真的对我们家好。以后老婆会争房产。”

从那以后,潘潇对他祖母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不再和她打招呼,甚至在路上遇到她也视而不见。

“奶奶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潘潇说,奶奶曾经和他聊过,说:“我小的时候就知道说两句好听的话,可是长大了就不理老人了。”

“也许奶奶不在了,爷爷就抓不到我们了。”

致命饮料多次转手。

“我是一所技校的学生。我在学校实验中把亚硝酸钠洒了,我是买来给实验室交钱的。”

2013年9月10日,潘潇收到网购的一盒杏仁牛奶,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拧了一撮亚硝酸钠,用注射器一一注射进去。

因为住处实在狭小,潘潇经常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处理这些露露,所以前后花了三个多月,也没有彻底清理干净。

2014年1月5日,不知情的潘潇的母亲意外发现了剩下的9盒杏仁牛奶。因为听潘潇奶奶说过好像变质了,她就把这些杏仁奶连同外包装纸箱一起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桶里。

1点50分,的母亲离开了两分钟,拾荒者李阿姨发现了这些杏仁露。过惯了苦日子的她,看到这么好的东西,高兴得像个宝一样,赶紧放在三轮车上。

过了一会儿,李阿姨拉着一车废品,赶到废品收购站。因为和收站老板关系好,李阿姨好心送了3箱给老板娘。因为不好意思说是我捡的,李阿姨就撒谎说是别人送的。

废品收购站是一对安徽夫妇经营的。男子叫老郑,44岁。14岁跟随收废品的父母北漂。后来他认识了老乡,结了婚。他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正念在将近40岁的时候有了他的儿子郝好,所以他很自然地认为这是一个婴儿疙瘩。为了让郝好吃饱穿暖,接受良好的教育,老郑夫妇省吃俭用,把儿子放在第一位。

2015年4月2日,10: 30,刚过完20岁生日的潘潇被带上法庭。他身高一米八,低着头,背着背。他宽松的t恤遮住了他略显肥胖的瘦弱身躯。

“这孩子很乖,从来不跟那些坏孩子玩。”

“他绝对是个诚实的男孩。他这么做的时候一定是迷茫了一段时间。他还年轻,一下子就想错了。”

在访问期间,几乎所有的调查人员都听到了积极的评价。邻居们对这个大男孩深表同情。他们觉得潘潇之所以走上歧途,是因为一半人无知,一半人被迫无所事事。

有邻居很同情他的遭遇,说:“他和父母睡了18年一张床,房间小,孩子肯定有想法。”

有的委婉地谴责爷爷奶奶,认为他们的无理行为把孩子逼上了这条路。“作为长辈,亲情太淡薄,也不为晚辈着想。”

“他太消极了,过度解释了压力和担忧。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被我家开除,哪怕这件事还没发生。”

同时,调查人员还发现,潘潇的祖父母和父母之间缺乏沟通和信任,许多矛盾积累起来,加剧了潘潇的生存危机

4月9日,办案检察官为潘潇母子安排了一次家庭会议。那天,潘潇从头到尾都没有哭诉自己有多不幸。他只是反复跟妈妈说:“你要跟他们搞好关系,我最怕他们把你轰出去。”

也许有一天,潘潇会被他的祖父母原谅。但是郝好的父母永远不会原谅他,他自己也永远不会原谅他。

我进看守所的时候,距离潘潇技校毕业只有半年时间。本来半年后就可以出来求职,未来有无限可能,现在只能在高墙电网里后悔了。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海星自行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